“掃一掃”
CBF

重磅!全國350名省委常委大起底


發布時間:2020-05-21 10:25:00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本文在現有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通過構建當前31個省級黨委常委的橫截面數據,嘗試對省級黨委常委的任職特征作更為細致的考察。力圖探討和回答如下重要問題:

本文在現有研究成果的基礎上,通過構建當前31個省級黨委常委的橫截面數據,嘗試對省級黨委常委的任職特征作更為細致的考察。力圖探討和回答如下重要問題:

  • 省級黨委常委的來源有何特征?

  • 存在哪些類型?

  • 這些類型的整體分布和地域分布如何?

本文重點關注省級黨委常委來源的兩個方面:一是來自何地,即某位干部在成為某省黨委常委前的任職區域;二是來自何職,即某位干部在成為某省黨委常委前所擔任的職務。

為此,本文首先將省級黨委常委來源劃分為如下三種類型:

(1)本省選拔,即干部在成為現任省級黨委常委前在本省任職;

(2)外省調入,即干部在成為現任省級黨委常委前在外省任職;

(3)中央下派,即干部在成為現任省級黨委常委前在中央任職(包括中央層面黨的機構、國家機構,以及由中央管理的企事業單位、群眾團體等)。

在此基礎上,本文再以不同職務所屬的系統如黨委、政府、人大、政協、法院、檢察院、國有企業、事業單位、群眾團體等,對干部成為現任省級黨委常委前的職務進行編碼。

01 省級黨委常委班子的基本特征

在本文選取的350名省級常委中(不含“戎裝常委”):

男性占91.4%,女性占8.6%,有24個省級黨委常委班子均配備了女性干部,其中有5個省級黨委常委班子還配備了2名及以上的女性干部;

漢族占86%,少數民族占14%,有24個省級黨委常委班子都配備了少數民族干部,而少數民族自治區的黨委常委班子都配備了3名以上的少數民族干部(最多的西藏有6名),這表明黨中央越來越重視培養、選拔女干部和少數民族干部;

學歷方面,省級黨委常委中擁有本科學歷的占14.9%,擁有研究生學歷的占85.1%,其中具有碩士學位的占52.6%,具有博士學位的占32.5%;

年齡方面,60歲以下的省級黨委常委占到83.4%,這是黨中央在新時代繼續推行干部隊伍“四化”(即革命化、年輕化、知識化和專業化)方針的反映。

02  省級黨委常委的來源類型

統計顯示,在省級黨委常委的來源中,

有143名常委來自于本省選拔,占總體的41%;

同樣有143名常委來自于外省調入,占總體的41%;

另有64名常委來自于中央下派,占總體的18%。

可見,本省選拔和外省調入是當前省級黨委常委來源的主要類型,但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的常委的比例接近60%,表明黨中央在省級黨委常委班子配備或調整中占據著主動地位。

進一步統計發現,

  • 由本省選拔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沒有黨委書記,也沒有紀委書記,有0.7%的黨委副書記,有3.5%的組織部部長;

  • 由外省調入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有10.5%的黨委書記,有24.5%的黨委副書記,有9.1%的紀委書記,有16.1%的組織部部長;

  • 由中央下派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有1.6%的黨委書記,有26.6%的黨委副書記,有29.7%的紀委書記,有12.5%的組織部部長(如下表所示)。

這表明,相比較而言,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主要針對的是擔任重要職務的常委,比如黨委書記、副書記、紀委書記和組織部部長等,而本省選拔主要針對的是擔任一般性職務的常委。

這也反映出,省級黨委常委所擔任的職務越重要,中央對其人事權的控制也更強。比如,現階段反腐敗斗爭凸顯了省紀委書記的重要性,因而當前所有的省紀委書記均由中央調配。

由于不同的省域在自然環境、發展程度和治理水平等方面均有著較大的差異,那么不禁要問的是,各省級黨委常委的來源是否也存在差別?

由下圖可知,幾乎在所有省級黨委常委班子中(除黑龍江、內蒙古外),都存在本省選拔、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三種類型的常委,但各自所占的比例也存在差異,

  • 比如西藏、內蒙古、江蘇、北京、湖南、青海、上海等省份以本省選拔的常委為主;

  • 重慶、黑龍江、寧夏、貴州、河北、甘肅、湖北、遼寧、四川、新疆等省份以外省調入的常委為主;

  • 陜西、北京、廣東、福建、青海等省份也有更多中央下派的常委。

這反映了中央既從自身意圖出發,又因地制宜地為各省級黨委常委班子配備成員。

為了進一步考察省級黨委常委來源的地區差異性,我們按四大地區(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的劃分標準,分別計算本省選拔、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三種類型的常委在四大地區中的平均比例,可以發現:

對于本省選拔的省級黨委常委,東部地區的平均比例最高,中部地區次之,西部地區又次之,東北地區最低;

而對于中央下派的省級黨委常委,也遵循同樣的排序;對于外省調入的省級黨委常委,其排序正好相反,東北地區的平均比例最高,西部地區次之,中部地區又次之,東部地區最低。

這顯示出,對于經濟發展程度越高或政府治理水平越好的地區,中央越傾向于從其內部選拔省級黨委常委;反之,則更傾向于從外省或中央調任省級黨委常委。例如,近年來為了破解東北地區的發展困局,中央從其他地區抽調多名干部充實東北地區的黨政領導班子。

  03 省級黨委常委的職務來源

省級黨委常委的職務來源既能反映其本人的工作經歷及其豐富程度,也能反映其所在的黨委常委班子的配備情況。不過,任何任職都發生在一定的行政范圍內,因而我們在省級黨委常委三種來源類型的基礎上,分別考察他們的職務來源分布。

下表顯示了本省選拔的省級黨委常委的職務來源情況,從中可以發現:本省選拔的常委的職務來源相對集中,主要集中于省級政府副職、地級市市委書記兩大職務上,且以前者為最主要的來源;而省級政府部門正職、省級黨委部門副職和省會城市市長則是其重要補充來源。

不過,省會城市市長成為省級黨委常委的路徑則比較固定,即通過升任省會城市市委書記成為省級黨委常委。

可見,本省選拔主要是一種晉升型的省級黨委常委來源,即把在此職務之下的干部晉升為省級黨委常委。

由上表可知,相較于本省選拔的省級黨委常委,外省調入的省級黨委常委的職務來源范圍相對較窄,且絕大多數都是來自于外省的黨委常委班子。

從行政級別的變動來看,除了少數表現為晉升外,如從省級政府副職、地級市市委書記、省會城市市長、省級法院院長晉升到省級黨委常委(比例為15.4%),大多數都表現為平調。

即使算上省級黨委常委內部的晉升情況,如從一般省級黨委常委到省級黨委副書記或書記,從省級黨委專職副書記到擔任省級政府正職的副書記或書記,從擔任省級政府正職的省級黨委副書記到書記,也只占到總體的40.6%。

這說明,外省調入主要是一種平調型的省級黨委常委來源。進一步統計發現,在外省調入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擁有兩次及以上擔任省級黨委常委經歷的人數占83.9%,這表明省級黨委常委比其他省級領導干部更有可能經歷異地交流,因為一旦進入到某省級黨委常委班子,也就意味著觸碰到了該層級職務系統的頂端,使得繼續在本省任職的空間已大為縮小。

根據上表,中央下派的省級黨委常委主要來自于黨中央和國務院系統的副部級職務(其中黨委書記和兼任政府正職的黨委副書記均來自于正部級職務),亦有少量常委來自于中央其他系統的副部級職務,如群團組織、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這是在本省選拔和外省調入的常委中未曾見到的情況,這反映了中央下派可以在更大的范圍內挑選和甄別干部,既跨越層級,又跨越部門,也跨越系統。

此外,還特別需要指出的是,中央下派的常委之前擔任的職務與成為常委后擔任的職務之間具有高度的對口性,尤其是各省紀委書記絕大多數都來自于中紀委及其派駐機關(18人中只有2人除外),這有助于提高省紀委書記的權威性和專業性,進而提升省紀委、省監委的反腐倡廉實效。

04  統計分析后的發現

本文通過對當前省級黨委常委來源的描述性統計分析,有如下基本發現:

首先,省級黨委常委的來源類型包括本省選拔、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且以本省選拔和外省調入為主,中央下派為輔。但本省選拔對應的是“中共中央批準任命”,而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對應的是“中共中央決定任命”,因而后者又是省級黨委常委的主要來源(比例接近60%)。

其次,不同來源類型的省級黨委常委各自所擔任的職務存在明顯的差異。本省選拔的常委主要是擔任黨委一般工作部門的負責人,如政法委書記、宣傳部部長、統戰部部長、秘書長等,以及兼任政府副職和重要城市市委書記,而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的常委則更多是擔任黨委中的要職,如黨委書記、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和組織部長。

再次,幾乎所有省級黨委常委班子都配有本省選拔、外省調入和中央下派的干部,但三者在不同地區的分布并不一樣。按照東部-中部-西部-東北地區的次序,本省選拔和中央下派的省級黨委常委的平均比例依次下降,而外省調入的省級黨委常委的平均比例依次上升。

最后,不同來源類型的省級黨委常委的職務來源也并不相同。本省選拔的常委主要由省級政府副職(如副省長、副主席、副市長)和地級市市委書記(包括市轄區區委書記)晉升而至,外省調入的常委主要由同級行政區域的黨委常委平調而至,而中央下派的常委主要從黨中央和國務院的正、副部級職務(主要是副部級職務)中調任。

來源:CBF聚焦(cbf_au),有料有見解的時政雜談,歡迎關注。

(責任編輯:陳塵)

近期熱門資訊:




美女捕鱼龙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