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一掃”
CBF

將秦光榮和白恩培拉下馬的神秘商人現身!


發布時間:2020-05-07 10:45:18    來源于:CBF聚焦網

摘要:白恩培、秦光榮是前后兩任云南省委原書記,曹建方是云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這些省部級大員都以蘇洪波為座上賓。

 “交往當中,秦光榮叫我的名字,洪波這樣子。白恩培叫蘇總,曹建方也是叫蘇總……”

“秦光榮對我那么客氣那么尊重,白恩培對我那么客氣那么尊重,旁邊坐著吃飯的人感覺就不一樣了……”

白恩培、秦光榮是前后兩任云南省委原書記,曹建方是云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這些省部級大員都以蘇洪波為座上賓。

蘇洪波,一個普通的商人,為何與兩任云南省委書記那么親近?他有何種能力,竟讓云南一些領導干部以能攀上他為榮,以能進入他的圈子而覺得有面子?

這位神秘商人蘇洪波以政治掮客的身份出現在中央紀委國家監委5月6日發布的案件警示錄中,首次披露了他與云南官場的往來。此前,云南省紀委監委發布預告稱,將于5月7日播出《政治掮客蘇洪波》警示教育片。

01  到底有什么來頭?

蘇洪波,男,漢族,曾在云南省計劃委員會培訓中心工作。

蘇洪波

“1989年,我到云南省計劃委員會培訓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長。我在省計委培訓中心那個地方,認識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已被查處),很多領導干部,都是在這個地方認識的。”蘇洪波說。后來,他下海經商。

蘇洪波說:“我沒有什么背景,我所有這些東西,我應該這樣說,我可能從頭到尾,算取巧比較多了。”

蘇洪波說自己取了巧,是什么巧呢?一個商人,怎么就能取得白恩培、秦光榮的信任呢?

原來,2003年全國兩會期間,白恩培邀請某領導吃飯,巧遇蘇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飯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領導干部。為湊熱鬧兩桌客人合成了一桌。當天,白恩培通過這次吃飯認識了一些領導干部。

也是通過這次吃飯,白恩培認為蘇洪波在北京關系廣、有人脈,手眼通天,能幫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與蘇洪波的關系。

02  在省委書記面前拍桌子走人

“我每次到昆明來,白(恩培)都會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領導,8點鐘,他老婆都會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誰,8點鐘都會回來陪我喝點酒,聊聊天。”蘇洪波說。

2016年10月,云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被判死緩,在其死刑緩期執行2年期滿依法減為無期徒刑后,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經審理查明,白恩培直接或者通過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46764511億元。

當然,靠碰巧是不長久的。蘇洪波并不傻,他處心積慮要釋放信號、做點“事情”給云南的干部看看,不斷加深別人對其“來頭大、靠山硬、關系廣”的印象。

在省委書記面前拍桌子,是蘇洪波有意為之:“吃著吃著不高興了,我拍桌子就走。后來很多人跟我說,當時很多省里人都在,就傳得很廣,說這個人省委書記的飯局他都敢拍桌子就走。所以有一幫人,就愿意和我打交道了,那么自己也很喜歡這種感覺。”

其實是很簡單的套路和把戲,但恰恰擊中了一些黨員干部的“軟肋”。蘇洪波利用所謂的官場“潛規則”,讓一些“精神缺鈣”的干部把他奉為“能人”,刻意攀附,唯恐不識。

“自然也希望通過他和省領導熟悉,通過和領導的熟悉,是為自己的工作環境創造條件。當然也希望通過這個方式,得到領導的認可。事實上這也是一種圈子文化,一種依附的現象。”一位與蘇洪波有交往的云南干部說。

漸漸地,蘇洪波在與一些云南干部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就以“代言人”自居,甚至與一些省級干部吃飯時,都當仁不讓地坐在主位上。一些廳級領導干部對其畢恭畢敬,生怕得罪。

“我也有意識無意識地把一些東西跟他們說一說,他們就覺得我不一樣。后來覺得這個東西對我還是挺有用的。曹建方有些什么事情,還讓我去跟這些人說。這樣假如我要做些什么事情,我要辦個什么事情,非常方便。”蘇洪波說。

“其實他就說那東西,感覺派頭很大,口氣很大,但是不會說得很具體。曹建方稱他為首長,畢恭畢敬。”與蘇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說。

說話說半句,故作神秘,稱謂有講究,不說職務說“首長”,蘇洪波包裝自己的手段可謂煞費苦心,收到的效果也很明顯,很多干部就被他給忽悠住了。

03 秦光榮每天陪他散步

蘇洪波還上了秦光榮的懺悔錄。

根據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文披露,秦光榮在懺悔錄中承認了自己想通過蘇洪波攀高枝,謀取更高職位的愿望。

秦光榮擔任云南省委書記后,對蘇洪波既忌憚畏懼又討好拉攏,在選用干部時,秦光榮主動向蘇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適的人可以推薦過來”“要換屆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說”。

只要是蘇洪波向秦光榮推薦的干部,秦光榮都予以關照或重用。云南省原國土資源廳廳長林耘埜就是通過搭上蘇洪波的關系,一步步走上了副廳級、正廳級領導崗位。

“秦光榮當省長,我把林耘埜跟秦光榮做了引薦。后來林耘埜給我打電話,他講蘇總,謝謝你啊,領導已經跟他說了,他當廳長了。”蘇洪波說。

林耘埜

在描述與秦光榮的交往時,蘇洪波說:“秦光榮,我從來沒有主動打電話給他說書記或者省長我們吃頓飯,沒有這樣過。吃飯都是他主動安排的。他讓曹建方安排我吃飯,我來了,他都要來陪我散散步,每天都陪我散散步。”

蘇洪波很重視營造自己來頭大、靠山硬的感覺。在這個過程中,秦光榮也“幫了忙”。“我跟秦光榮就明說了,我說,領導希望你能跟我去站下臺,昆明市我打交道比較少,你能不能跟我撐撐面子。他說,可以啊,去。”

蘇洪波通過秦光榮等打招呼,違規獲取工程建設項目;向重點資源領域等推薦、安插干部,獲取這些領域的工程建設項目等,在云南攫取巨額經濟利益,例如,僅環湖南路等工程,蘇洪波就獲利1.3億元。

秦光榮于2019年9月被開除黨籍,并于同年11月被提起公訴。秦光榮的處分通報中提到,他與不法私營企業主沆瀣一氣,肆無忌憚聚錢斂財,大搞權錢交易,在職務晉升、企業經營等方面為他人謀利。

來源:CBF聚焦(cbf_au),有料有見解的時政雜談,歡迎關注。

(責任編輯:陳塵)

近期熱門資訊:




美女捕鱼龙晶